• 六枝特资讯网
  • 您的位置:首页 >> 热点专题 >> 正文

    在草原上遇到一个“疯子”

    发表时间:2019-09-17 信息来源:www.15pisu.com 浏览次数:1550

     

    原阳光诗人我想分享4天前

    在草原上遇到“疯子”

    文/孙淑恒

    以爱的名义来到草原

    挑衅,踩踏,但丑陋永远印迹

    像个疯子一样

    有时打包成笼子,有时打破束缚之路,

    在无尽的草原上,驾驶着一辆改装的越野车,横冲直撞。

    草原翻过来,草被拉出了根。伤口上的盐没有变成露珠。

    人们热情地喊道,“”停!停止!

    疯子舔了舔牙齿,舔着牙齿笑了起来。

    人们发誓,“疯了,疯了!”

    驾驶追着他,跑来阻止他,突然他哼了两声,就像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一样,汽车冲了过来,人们惊慌失措;

    他再次哼了一声,像狼一样,车子疯了,草地上的漩涡,人们回来了。

    空气依旧,草原很重。

    难道不能避免疯子的举动吗?身体的土壤不能洗?

    很明显,草原的波浪并没有停止,草原的灵魂总是对生命的存在保持警觉。

    长寿的圣光适合沉默的草原

    一声咆哮,指向一个疯子,像一个尖锐的箭头,指向天空,扞卫和守卫

    疯狂,真的很疯狂,发送视频“哈哈,追逐,追逐,我已经回到了北京”

    疯子笑了,笑得很开心,变得更加疯狂。

    疯狂不是自由,不是践踏草原的原因。

    马蹄铁、牛羊那停不下来的,草原不断地被分割,如何把自己的灵魂放在那里。

    如果你拿不动它,它一定能做到。

    例如,指责、怨恨和诅咒的声音。

    救赎会发现邪恶,但通过良心和道德,这是不够的。

    草原的存在与它赖以生存的生命一样高。

    人类的正义永远不会缺席。

    “向草原道歉,接受惩罚,承担后果。”。

    在草原上遇到的疯子已经成为疯子的名人,疯子的“大亨”。

    越野不疯狂,疯狂不一定疯狂

    “过火”不可避免地会烧死你自己。

    疯子最终失去了自由,失去了一片天地。

    在黑暗的草原深处,有些人站在火上。

    草原并不荒谬,只是足以提升苏鲁锭的力量。

    血液在心脏里流动,总是走在草尖上,像鹰一样飞起来。

    在草原上,脚踏实地,成千上万的感觉是无法形容、隐喻和描述的。它们只被供奉在广阔而不安的内心深处。

    0×251f

    (作者档案:孙树恒,笔名恒信勇,内蒙古奈曼旗,服务于阳光保险内蒙古分公司,中国金融作家协会,中国散文作家协会,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,内蒙古诗歌学会会员,西方散文。社会成员)

    本条为第一作者原件,未经授权不得复制。

    收集报告投诉

    0×251C

    在草原上遇到“疯子”

    文字/孙树恒

    以爱的名义来到草原

    挑衅,踩踏,但丑陋永远印迹

    像个疯子一样

    有时打包成笼子,有时打破束缚之路,

    在无尽的草原上,驾驶着一辆改装的越野车,横冲直撞。

    草原翻过来,草被拉出了根。伤口上的盐没有变成露珠。

    人们热情地喊道,“”停!停止!

    疯子舔了舔牙齿,舔着牙齿笑了起来。

    人们发誓,“疯了,疯了!”

    驾驶追着他,跑来阻止他,突然他哼了两声,就像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一样,汽车冲了过来,人们惊慌失措;

    他再次哼了一声,像狼一样,车子疯了,草地上的漩涡,人们回来了。

    空气依旧,草原很重。

    难道不能避免疯子的举动吗?身体的土壤不能洗?

    很明显,草原的波浪并没有停止,草原的灵魂总是对生命的存在保持警觉。

    长寿的圣光适合沉默的草原

    一声咆哮,指向一个疯子,像一个尖锐的箭头,指向天空,扞卫和守卫

    疯狂,真的很疯狂,发送视频“哈哈,追逐,追逐,我已经回到了北京”

    疯子笑了,笑得很开心,变得更加疯狂。

    疯狂不是自由,不是践踏草原的原因。

    马蹄铁,羊和牛不能停止,草原不断分裂,如何把自己的灵魂。

    如果你不能携带它,它肯定能够做到

    例如,指责,怨恨和诅咒的声音。

    救赎会发现邪恶,但这还不够,通过良心和道德,

    草原的存在与它赖以生存的生命一样高。

    人类的正义永远不会缺席。

    “向草原道歉,接受惩罚,承担后果。”

    在草原上遇到的疯子已成为疯子中的名人,疯子中的“大亨”

    越野不狂野,疯狂不一定是疯狂的

    “过火”将不可避免地燃烧自己。

    疯子最终失去了自由,失去了一片天地。

    在草原黑暗的深处,有些人站在火上。

    草原并不荒谬,足以解除苏鲁锭的力量

    心脏里的血流骚乱,总是走在草尖上,像鹰一样向上飞。

    在草原上,脚是固定的,成千上万的感情是无法形容的,隐喻的和可描述的。他们只是沉浸在浩瀚而不安的内心深处。

    (作者档案:孙书恒,笔名横兴永,内蒙古奈曼旗,服务阳光保险内蒙古分会,中国金融作家协会,中国散文作家协会,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,内蒙古诗社,西方散文学会会员)部件)

    本文为第一作者的原创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
    http://ios.yofen.com.cn

  • 热门标签

  • 日期归档

  • 友情链接:

    六枝特资讯网 版权所有© www.15pisu.com 技术支持:六枝特资讯网 | 网站地图